虹口文化建设的轨迹和现状
 

  致公党虹口区委课题组   

  中共十六大报告确定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生态环境建设四大目标,文化建设是必须着力推进的重点目标之一,是我们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的战略性任务。

  为此,本课题组根据虹口蕴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特点,对虹口区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了一番考证和梳理,对近几年来虹口文化建设的轨迹和现状作了一些调研。

  一、辉煌和骄傲

  回顾一部上海近代史,可以看到,在虹口的区域内,曾留下多少人文历史的文化遗产。尤其是在山阴路和溧阳路历史风貌保护区内,曾有鲁迅、茅盾、郭沫若、夏衍、聂耳、丁玲等许多中国近代文化名人在此驻足生活和工作,为我们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曾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戏剧团体——创立于多伦路上的上海艺术剧社;曾有出售左翼进步书籍的内山书店,成为许多知名的中外文化人士经常聚集的地方,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曾有中国第一家正式电影院——虹口活动影戏院;曾有乌始光、刘海粟等人创办的上海图画美术院,揭开了中国美术史的新篇章。位于提篮桥历史风貌保护区内的“犹太人隔离区”始建于1943年2月,结束于1945年8月,历时两年半的“犹太人隔离区”时代是上海近代史和世界犹太史上的重要一页;今长阳路62号是俄罗斯犹太人教堂——摩西会堂旧址,在“犹太人隔离区”年代,它就成为了不分国籍和宗派的犹太人的会堂。

  追溯上海近代租界时期发展形成的历史,不难发现,沿着四川北路自南面的苏州河起延续至北面的虹口公园,是虹口现代都市商业生活空间的主轴,大量的优秀历史建筑都围绕这条主轴线分布:山阴路、溧阳路、多伦路一带,呈现近代上海从各式里弄到花园住宅的多种居住生活形态,集聚了成片优秀近代住宅建筑;苏州河北部与黄浦江交汇处,积聚了上海近代最重要的历史建筑群,作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上海邮政大楼、上海大厦(原百老汇大厦)以及矗立在外白渡桥畔的浦江饭店等建筑,是上海近代建筑国际性的典范,见证了近代上海历史变迁和社会文化的兴衰,具有它们自身独特的价值;东大名路和长治路向东延伸至提篮桥地区,也汇集了如宰牲场、监狱、警察医院等多处近代公共租界时期的历史建筑群,而提篮桥地区由于典型居住建筑和二战期间犹太人避难的特殊历史事件的汇聚,形成了虹口又一片具有历史意义的风貌区域。

  虹口有历史文化遗址遗迹283处。山阴路、溧阳路和提篮桥历史风貌保护区3处;有鲁迅墓、上海大厦(原百老汇大厦)和上海邮政大楼等全国文物保护单位3处;有鲁迅故居、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会址纪念馆等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9处;有中共“四大”会址遗址、内山书店等上海市文物纪念地4处;有前苏联驻沪领事馆、山阴路大陆新村等上海市公布的虹口区优秀保护建筑30处;有沈尹默故居、摩西会堂等虹口区文物保护单位8处;有郭沫若多伦路旧居、上海工部局宰牲场旧址等虹口区文物纪念地8处;有内山完造千爱里旧居、郭沫若溧阳路旧居等虹口区登记公布的优秀保护建筑30处;有华童公学汉壁礼男校(今华东师范大学附属第一中学)、拉摩斯公寓(今北川公寓)等上海市公示的虹口区第四批优秀历史建筑28处。

  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一直是虹口的骄傲。

  改革开放以来,虹口的文化事业曾经有过辉煌的一页。1995年,虹口获得“全国模范文化城区”荣誉称号,成为迄今为止上海各区(县)中唯一获得此荣誉称号的一个区。

  二、现状和差距

  近年来,虹口区全面推进“两翼”开发,随着北外滩进一步开发和四川北路新一轮改造的深入推进,虹口的城区功能和环境进一步得到提升和改善,经济建设正在稳步、有序地向前发展。但是,实现社会和谐,建设美好社会,必须是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四位一体整体推进,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协调发展。那么,虹口区文化建设的发展推进得怎么样?虹口的经济社会发展是否已切实转入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首先,看看虹口在挖掘、保护、开发和利用历史文化资源方面的现状如何?有没有差距?

  目前,虹口只有鲁迅故居、“左联”遗址、李白烈士故居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对外开放;摩西会堂还没有列入文博系列,只是民防办自己搞了一个展厅,接待一些参观者;“多伦路名人文化街”(一期)开街后,虽已成为虹口的独特文化资源,但由于缺少战略性的功能开发、商业运作、整体环境提升以及高品质的规划设计,因此未能呈现应有的文化价值。二期开发至今还止步不前。

  还有很多历史文化遗址遗迹尚未列入保护范围,一大批名人故居尚需置换开发。如:沈尹默故居仍属民办公助,其家属仍居住在故居内,使故居不能正常对外开放。茅盾旧居、瞿秋白旧居、郭沫若旧居、丁玲旧居、叶圣陶旧居、内山完造旧居等目前仍为民居,而且处在历史风貌保护区内,尚未能对这些名人故居进行置换开发。摩西会堂作为“犹太人在上海”的重要历史遗址纪念地,目前还没有划归文博系列作为纪念馆对外开放。中共“四大”会址陈列馆至今仍未选到合适的建造地址。中共江苏省委旧址、内山书店旧址等一大批历史文化遗址,目前仍然为单位使用或市民居住。像上海工部局宰牲场等一大批具有文化艺术价值的优秀保护建筑,目前仍旧闲置而得不到保护、开发和利用。

  虹口区的文物管理委员会至今还未成立,以至于没有一个组织机构来协调解决在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开发中出现的问题;虹口的文物保护整体规划至今还未形成,国家文物保护法规定的“五纳入”也未真正得到落实。

  虹口的城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尚处在起步阶段,而虹口的大规模城市改造和开发已经进入一个新时期。在过去几年的改造开发中,一些历史风貌特征的破坏是有目共睹的。虹口大戏院(远东第一家电影院)、上海艺术剧社、公啡咖啡馆、上海国立美术专科学校等一批非常著名的历史文化遗址,已在旧城改造中被拆除了。如何切实保护好仅存的一些历史文化遗址和优秀建筑,在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切实转入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轨道的今天,显得越加重要。

  其次,看看我区近几年文化建设的现状如何?

  虹口曾是上海电影院、戏院汇集的地方,海宁路以胜利电影院为中心的文化娱乐都市环境,一直延续了数十年,并且为虹口的文化事业赢得过辉煌。但近几年,由于海宁路的拓宽和四川北路商业的衰弱也随之明显衰弱,虹口曾经在上海电影放映、戏剧演出市场上占有较高的地位也已不复存在了。而现在虹口没有影院、戏院积聚的文化娱乐都市环境,以至于上海的多项影视、戏剧节日的所有相关活动,几乎都与虹口没有关联。

  虹口图书馆也因硬件设施简陋落后,只能勉强列入一级图书馆。一个小小的文史馆里还要“螺蛳壳里做道场”,挤进中共“四大”纪念馆。诸多文化场所因缺少资金、年久失修,根本无法满足我区人民群众对精神文化的需求。根据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政府提出的把上海基本建成一个与国际大都市匹配、布局合理、设施先进、服务网络化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人均拥有公共文化基础设施面积达到全国先进水平、接近世界上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要求,上海市文广局编制的《上海市群众文化三年发展纲要(2003-2005)》提出,要求在三年内,保证上海人均拥有公共文化基础设施面积从0.10平方米提高到0.12平方米。而我区人均拥有公共文化基础设施面积目前仅为0.076平方米,无疑,在这方面还是存在相当差距的。而当我们还沉浸在昨天的辉煌时,不少区(县)在基层文化建设方面,尤其是公益性文化事业建设方面却迈开了大步。在已经公布的“全国文化先进社区”评比中,静安区、浦东新区、宝山区、徐汇区等四个区各有一个社区获得“全国文化先进社区”荣誉称号,虹口的曲阳街道却未能获此殊荣。浦东新区的东方文化艺术中心可与上海大剧院媲美。浦东新区图书馆、黄浦区图书馆都以规模大、设施全、藏书多而居区级图书馆前列。上海影城继在浦东开设电影分院尝到甜头后,又在徐汇区长桥地区建成另一个电影分院。港汇广场的永华影城、梅陇镇广场的环艺影城以先进的设施、良好的环境、多厅的放映而成为电影市场的后起之秀,环境设施在全国名列前茅。杨浦区已建成符合国际大都市公共文化基础设施梯度设置要求的5个特级和3个一级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而我区唯有曲阳文化馆仅够一级(实际已名不符实)。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虹口的文化建设这几年的发展是缓慢的,应当引起全区人民的关注,应当引起政府的重视。

  三、思考和对策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坚持以科学发展观统领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理念。胡锦涛总书记说,坚持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是我们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从新世纪新阶段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出发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贯彻科学发展观,必须始终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必须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推动社会全面进步和人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

  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本身就包括了以文化来塑造人、发展人、凝聚人的深刻内涵;城市的魅力来自于文化的内涵;在上海向“世界级城市”迈进的进程中,要提升虹口的国际知名度,要扩大虹口的国际影响力,要展现虹口的区域魅力,就应当亮文化这张“名片”。

  在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今天,如何加强我区文化建设,如何推动我区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有几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其一是对文化与经济的关系的重新认识。新世纪新阶段的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要求告诉我们:越是要提高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就越要提升文化的功能和形态。长期以来,人们总是过多地强调文化对经济的服务,很少甚至没有考虑到文化本身也有经济要素、也存在经济价值。其实,文化和经济是融合的。文化也是生产力、也是产业、也能创造财富。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物质消费达到一定比重以后,文化消费必定会大幅度增长。文化消费的大幅度增长,必定会驱动企业资本和社会资本向文化领域转移。当文化力量融入经济力量,文化力量就能起到一种助推剂的作用。

  其二是对城市建设和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的认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区的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理应是相辅相成的,除了政府首先要推动这种概念之外,还要树立“保护性再生”的全新概念。由于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远远落后于许多开发项目,导致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往往会与以往规划发生冲突,尤其是已经出让的土地项目,常常会对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造成不利。因此,在推进城市建设的进程中,应在保护和发扬光大优秀历史文化遗产过程中“再生”新的都市空间,把过去的建筑和文化中所有优秀的东西保存下来,释放历史文化遗产的潜在力量,创造性地利用这些遗产可能带来的环境特色、生活品质和经济效益,让历史和现在的人共同“活”着。

  其三是对加大文化事业投入和加强文化建设的关系的认识。如今,文化事业建设由“国家全额拨款”的时代已经不复存在。在市场经济时代,文化本身就是商品,没有市场,也就没有文化的传播。因此,可以采取“政府主导、社会资金参与”的市场运作机制,多渠道筹措资金,建立专项资金,积聚社会各种力量,推进文化事业建设。

  结合虹口区实际情况,我们提出几点建议:

  1、尽快成立虹口区文物管理委员会,可由分管城建或文化的副区长任主任,文化、规划、房地、建委、财政等相关职能部门共同参与,对虹口的历史文化遗址遗迹、优秀建筑的保护制定一个完整的规划。

  2、根据虹口历史文化名人相对集中的特点,是否可以考虑在多伦路二期开发中建立一批名人纪念馆,曾经有过的建造名人蜡像馆的设想能否继续实施。

  3、沈尹默故居属于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处于开发地块。因海伦路拓宽工程的需要,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只能迁移。建议在该开发地块建造商住小区的同时,将沈尹默纪念馆融入整体规划设计之中,并将故居迁移至适当地块,保留故居原有风貌。

  4、瞿秋白、茅盾、郭沫若、内山完造等名人故居以及中共江苏省委旧址、内山书店旧址,可以进行置换,恢复故居、旧址对外开放,并可将虹口的一批名人故居、纪念馆等辟为一条人文景观旅游线路,供人参观游览。

  5、可以全面恢复摩西会堂,再在与会堂相联的地方重建一个类似“犹太人在上海”为主题的纪念馆,系统、全面介绍上海犹太人的历史,以提供犹太人以及曾在上海生活过的犹太人参观和凭吊;并对已经确认的犹太人纪念地进行保护。

  6、在四川北路绿地内,可以建一幢与中共“四大”会址旧址风格一致的石库门建筑,作为中共“四大”史料陈列馆。

  7、可以将上海工部局宰牲场(今沙泾路10号)建造一个创意产业园区,吸引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创意设计企业入驻,形成一处创意产业集聚区。创意产业既是文化与经济的融合,又是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的融合,此举可以推进虹口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8、提篮桥监狱占地面积达4万多平方米,可以利用其部分保护建筑,建造一座上海监狱博物馆、一个图书馆、一个文化馆、一个文化名人博物馆或上海民间收藏博物馆(虹口有30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民间收藏家,所收藏品完全能达到一个博物馆的规模),以此构筑一个北外滩的文化博览中心。

  9、对江湾古镇的历史风貌保护要尽快制订方案。在虹口,唯有江湾镇尚有一些古镇历史风貌留存,如不抢救就来不及了。建议在开发江湾镇时,保留一批旧式的古镇建筑,对其历史风貌进行保护性修复。可以使我们在推进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同时,为我们的后人留下一段可以传承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历史。   

  10、在“十一五”时期,能否加快我区人均拥有公共文化基础设施面积达到全国先进水平、接近世界上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 Shangha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