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就要像样一个” ——记民盟盟员、同济大学教授常青

王伯英

  “这个获奖成果是在同济大学和建筑城规学院肥沃的学术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今天设立‘风土保护奖学金’,就是为了回报这片土壤,让生长在这片土壤上的花朵开得更加鲜艳”。近日,民盟盟员、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常青从获得的Holcim可持续建筑大奖赛亚太区金奖奖金中捐出了40万元人民币在学院设立了“风土保护奖学金”,旨在奖励品学兼优的在历史建筑保护专业学习的优秀学生。在职教师捐设奖学金,在同济,常青是第一人。对此常青如是说:“这种情况太特殊了,因为这样高额的建筑设计奖金在国际上也是很少见的,中国几乎没听说,颁奖典礼上第一个当众提问的记者是新加坡《海峡时报》的,他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如何处置这笔奖金,国内传媒也多把获奖金额作了“新闻眼”。我想换了别的老师,必定也会与我一样产生类似的想法,那就是要用它来做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否则是不会舒服的呀”。常青的话,在真诚和朴实中,透着对学校和学院的深情、对专业的执着和对学生的关爱。而正是因了这一份深情、关爱和执着,常青无论是做项目,搞学术和教学,都要求自己必须“做一个就要像样一个”,并且躬行而实践之,为国家争了光,为学校争了荣誉。

  

  项目:但求少而精,规避多而滥

  常青对承接项目和课题有自己明确的定位:但求少而精,规避多而滥。他主持的是一个小小的教授研究室,但却一次次做出了不小的、有影响的成果。每承接一个项目,从构思策划、实地考察调研到草案设计,他都必定亲自主持,提出关键概念和操作思路、方法,反复推敲斟酌,确保质量,决不草率了事。他对自己完成的项目也有个基本的要求:得到社会的认同,体现同济的水平,而不仅仅是自己满意。常青说:“对于一个项目,既然是我牵头承接的,就要负起全责,把心思用在上边,率助手全力投入去做,这样才对得起项目委托方,无负于学校的声誉。我们是小研究室,不是大设计院,没有规模做产品效益,但有潜力做精品效果”。

  在杭州的钱塘古镇长河,有个近900年历史的来氏家族聚落,当年曾经十分兴旺,经历了数百年的风吹雨淋,潮起潮落,如今却已破败不堪,风光不再。当地政府为了重振昔日的辉煌,开发旅游资源,决定对来氏家族聚落进行建筑保护性开发。常青研究室由此承接了“杭州来氏聚落保护与再生设计”项目。常青认为,保护老建筑不是去重复历史、固化历史,而是要保存历史建筑和文化中优秀的东西,让历史空间遗产和今天的生活形态共同“活”着,也只有“活着”才能有发展。他的这一理念在“杭州来氏聚落保护与再生设计”项目中得以实现。这一项目实施完成后,将重现一个新旧交融的人居生态环境,而不仅仅是只具备单纯观光功能的“老建筑博物馆”。正是这一富有创意的“可持续发展”的历史文化生态再生概念和设计方法,使得“杭州来氏聚落保护与再生设计”项目在由瑞士Holcim基金会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等5所世界知名院校联合举办的首届国际可持续建筑大赛上,从300多个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亚太区最高金奖。国际评委对这一项目的评语是:“作品对中国旧城变迁中的焦点问题作出了富有创意的回应,并成功地演示出;新的都市空间是可以被整合到传统的环境肌理之中,从而使二者融为一体……”。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举行的亚太区颁奖活动中,被评选为2005年中国建筑设计业十件大事之一。

  常青负责主持的“外滩源项目前期研究与概念设计”、“外滩轮船招商总局大楼外观复原与内部更新设计”、豫园地段更新设计等等项目,以体现上海城市精神为主基调,来探寻城市文化发展的历史脉络,展示上海城市开放、理性、从容地接受外来新事物的心态,同时昭示“求新、求变”的上海文化发展内涵,获得了上海市各方面的好评。

  

  学术:有见地有创新有影响

  常青长期从事建筑理论与历史的研究,他深切地感受到,只要自己亲自参与实践,并有广泛的实践基础,理论研究同样可以是趣味盎然、生动活泼、丰富多彩的。他以工程实践为基础,并以历史的观点和逻辑的方法,多视角、多方位地探讨了历史建筑保护这一国际建筑前沿领域及其关键问题,提出了有独到见解的理论、策略和方法,及在我国现实背景下的解决途径,取得了具有重要理论和实际操作价值的显著成绩。

  最近在上海市政府向市民推荐的优秀读物书目中,常青主编的《大都会从这里开始》名列其中,并获2003-2005年度上海市优秀图书二等奖。常青率研究团队运用了现场踏勘、档案调查、文献检索、口述采访等实录与分析手段,综合探索文化地理学、形态学、类型学和人类学视野中的城市问题,点线面相结合,力求完整地复原上海市南京路外滩段这一特殊的城市区域空间的历史特性,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区域地段保护与更新的构想。

  在上海“东外滩”规划设计方案中,常青提出了工业建筑遗产保护性改造的多种手法,如“旧旧弥合”、“以旧纳新”、“表皮整饬”等。“旧旧弥合”,即以新设计的灰空间连接老建筑,使新旧融合,组织成一个统一的群落;“以旧纳新”,即在老建筑内添加新结构从而获得更为丰富的空间以适应新的功能;“表皮整饬”,即对于立面毁损严重或历史及审美价值不大的老建筑,可保留老建筑骨架以最大程度的延续历史信息,同时对表皮进行必要的修整。按照这一原则,建造于上一世纪二十年代的拥有了众多的中国工业文明之最的历史建筑,将被改造成为集博览、休闲,兼备科教功能的亲民、互动景观带。他的这一的规划设计概念,将使“东外滩”在记录历史的同时,为现代生活注入更强盛的活力,使历史如水般流动起来,延续下去,将对工业历史建筑保护理论产生积极的影响。

  

  教学:把学生不断引向较高的学术境界

  可容纳200人多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前后左右过道上密密麻麻挤满了人,连讲台边的空间也被站着的人占满了,足有不下400人。这一阵势,颇为壮观。这种常常出现在精彩的文艺演出现场的场面,在常青主讲的“建筑理论与历史”课上已经屡见不鲜,常青也已习以为常:“上课时,我都不敢朝后退着走,因为一退,就会踩到同学的脚。”

  这些听课的学生,有些是本专业的学生,而有些是对建筑有兴趣的别的学院的学生,还有从外校、社会上慕名而来听课的,更有一批准备考研的往届生。无奈之下,常青只能给听课的人立下一个规矩:保证本专业的学生有座位。让常青感到欣慰的是,400多人的教室,上课秩序还是较好的得到了维持。来听课的人是真的想学,也真的能听到书本上难以学到的东西。另外,他所指导的研究生们,在常青研究室宽松、有趣的学术环境里,大都有自觉的学习和实践热情,他们的毕业论文在常青的精心指导下,总有一定新意,已有多篇被推荐或评为上海市或学校的优秀研究生论文

  常青把教学看得很重。他回忆说,他是在36岁时被学校破格晋升为教授的,感觉压力很大,时时提醒自己要做出些像样的成绩来,而教学效果永远是第一位的。同学们对常青教授上课的共同感受是:常青讲解理论知识、观点,不是把最后的结论告诉我们,而是先从大量的实践、实例开始分析,结论的出现就如水到渠成般自然。

  作为建筑系的系主任,常青非常关注学科的发展,他认为,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历史建筑和历史环境的再利用以及城市的更新,已成为21世纪建筑学的前沿领域,在我国城市发展进程中,急需历史建筑保护工程方面的人才。在常青和同事们的积极努力下,2003年,经教育部批准,同济大学建筑系创立了国内第一也是至今唯一的“历史建筑保护工程”专业。不过三年时间,目前该专业的招生排行榜已名列全校第三位。常青充满自信地说:“可以预计,在历史文化资源的保护与再生愈来愈受到重视的城乡建设中,这一专业方向的发展前景和社会需求趋势是不可估量的。”




    

关闭窗口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 Shanghai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